半年回顾
关于此轮大级别行情的再思考
发布日期:2014-12-24 08:39:25

  早在2014720日的周评中,我们谈到“中级反弹已悄然拉开序幕”,文中提示一轮大级别反弹行情已经开启。但是,综合今年的宏观经济状况、国内货币政策、美联储逐渐退出QE、国际及周边地缘紧张局势、地方融资平台风险、沪港通开启、技术形态及波动结构分析等诸多方面因素,当时我们并不认为此轮大级别反弹最终可能会演变为目前的“政策性”牛市行情。


  随着时间推移,特别是国庆节后突破2345这一位置(2345点是沪指2009年8月造出的重要顶部3478以来长期下降通道的上轨位置),接连于11月26日突破2567以及12月初突破2676~2724这一中期重要压力带,进而至本周五上冲至2978,临29819981664连线位置)仅咫尺之遥,展开本轮大级别行情主升段的爆拉阶段,此轮行情应该定性为一轮“政策性”牛市行情,但并非真正市场意义的牛市


  当11月底央行突然宣布降息、国务院会议要求加快推进注册制发行、拓展“一带一路”且推广中关村园区改革经验至全国等一系列措施出台,显然超出了先前我们对政策预期的范畴,必须再思考本轮大级别行情的本质及目的了。


  首先,本轮行情的本质是一轮“政策市”,即国家通过扩大直接融资(加快IPO注册制、新三板扩围及产业园区投融资)和政府去行政化,激发民间创业热情,引导社会资本合理进入股权投资领域,并间接进入实体经济,改变过去实体经济单一靠银行贷款这一间接融资模式,化解金融风险,同时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、融资成本高的实际问题,以此带动社会就业,维护社会稳定,因此,从这个意义上说,资本市场承载着很大的政治使命。


  其次,此轮“政策市”牛市行情,本质上是一次抬高抵押物市价为目的的行情。从明年起地方地级政府将不再拥有平台债的发行能力,改由地方省级政府融资平台发行。这样的改变是很值得关注的事,它意味着年末各地方政府有更强的资金融入需求,而这种需求反而会成为推动股价上行的逻辑理由。但是,根据目前的宏观统计数据,国有企业的负债率继续在抬高,如果以负债总量衡量,未来平抑此负债,可以冲减过去数十年银行利润的总和,而我们从媒体上看到的相关报道不足该总量的十分之一。如今二级市场上这些权重蓝筹股抽血式地扬升,吸引着无数新增开户或投机性资金的冲动式介入,而后面对市场意味着什么是不难想象的。如果你仅仅看到市场的上涨而不留意后面的“陷坑”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
  再者,通过细究政策,央行的降息政策虽然在我们原先的预期之外,但是我们清楚地认识到,央行的有针对性降息,既不是针对股市,也不是针对楼市。实质的货币供应政策的改变,有可能是迫于国内外的各方压力的政治妥协。通过查找十月银行存贷比,金融数据情况继续恶化,或许表明有部分的存款加速外流。目前企业端的产品下游需求依然不畅,对资金的需求不会有再扩张的欲望,而负债的高企可能是导致贷款需求强烈的原因。而我们注意到实际上最缺钱的三个方向分别是:房地产、地方融资平台、基建。分析上述三个因素,银行存款的流失,或许将有可能的方向是地方融资平台。即这部分贷出去的款项不再回流银行,是造成现在存贷比数据畸形的原因。这里面反应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博弈,为了经济的维稳做出最后一次让步。从历史数据看,过去三年的地方平台债到期的数量在今年三、四季度的总量较大。由于央行进一步规范地方平台债的发行,可能造成到期平台债刚性兑付的困难,而贷款的持续流失不再返回银行,可能表现了银行本身因无风险利率被央行政策人为拉低后,银行被迫通过新的渠道继续向日益饥渴的地方融资平台输送资金。在目前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的情况下,虽然可能会引发资本进行重新配置,从而导致蓝筹板块的冲动式上扬。但是,最终可能在获利盘及上方陈旧套牢盘的双重压力下,因抵押物价格上行之后的套现,出现市场后继乏力。尤其是这些因素叠加外部风险后,可能在明年初在清理地方债务平台债务时,出现较大的市场波动。因此,我们并不认为此次的央行降息打开了降息通道,可能只是处于政治因素的最后一次央地博弈的妥协。如果未来的银行业风险敞口继续扩大,终究还会出现另一次流动性危机。但市场的盈利收益率若是因股价的上行而下降,则应该对市场可能出现的风险有所防范。


  从波动结构和趋势形态来分析,为什么我们一直认为本轮行情不是一次真正市场意义上的牛市,我们在原来的周评文章中反复从大的波动结构上也做出了详尽解析,以波动研习者的眼光认为,任何低点上行非推动结构的行情都不能作为真正牛市的推论。大指数结构的低点始于1849,此后7月开始的大结构即是3-3-5结构的大型反弹结构的C级上行推动段。我们在那篇文章中写道:从波动结构来分析,上证综指自去年6月末见底1849之后上行,我们多次强调这个节点的上行是低点非推动结构。它的波动结构出现的是大结构上的3(A)-3(B)-5(C)式的反弹结构。事实上,始自于7月的上行是这个三波段3(A)-3(B)-5(C)结构的后一个“5”段式C段推动上行,从前面的结构看,这个3(A)-3(B)-5(C)A段的幅度是已知的,则未来C段5推动上行的幅度即可测算。一般来说,3(A)-3(B)-5(C)C段的幅度是A段的1.618幅度预期,不过理性一点的是等长于1.618幅度的平均值。这样来说,光上证综指就没有完成上行的量度升幅,这还不算上未来的疯狂,有道是理性可以估值,但疯狂不可预期。当后面权重蓝筹股发力往上拱,令大家确信这是真牛市来了的时候,反倒是风险高度集聚的时候,这点无论从2007年10月的颠顶6124,抑或2009年8月的3478,都能得到佐证。截止12月5日,上证指数已经成功回补了当时上方两个重要缺口,随着券商、保险、银行及基建等蓝筹股板块的持续上扬,本轮“政策性”牛市行情已经运行至主升段的尾声,下周进入本轮行情的第21周敏感时间之窗,这在我们10月中旬的文章中有所阐述。考虑到政策的窗口指导作用、降息的后续效应、年底IPO依然不会密集发行以及外围资金涌入的延续效应,本轮行情依然不会马上结束,短期维持高位震荡整理而个股活跃的格局,明年1月中下旬至2月中旬还会有一个末升段上行的过程,直至本轮行情运行至34周时间(20152月下旬)可能才会确认本轮“政策性”牛市行情的中期顶部。

Copyright © 2016  深圳市前海中投联合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  版权所有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金中环商务大厦3001室   电话:0755-82530888   传真:0755-82530777
邮箱:dylan@szqhzt.com   深ICP备05079460号